Tiberg

持续性混吃等死。

Drabble - Sometimes +1

Timmy被当成了Titus哈哈哈哈哈哈

blurryyou:

Drabble


原作:heartslogos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28294


授权:


参见前译作。


 


 


 


有时候——他们这一行的其他人评论他的孩子们多么有效率,多么乖巧,多么专业,多么聪明的时候——


Bruce总会在内心里大笑。歇斯底里地笑。极尽威胁地笑。


因为一方面——随时欢迎他们来带走他的孩子们,亲自发现真相。


而另一方面——就算他的孩子中有哪个愿意同其他任何人永久性地进行合作。Bruce不确定自己会如释重负、会嫉妒,还是会为那个人的理智和自由意志担忧。因为实际上,Dick和Tim已经把一半的超级英雄玩弄于股掌之间,Cassandra正在攻占另外一半,而Jason总是有办法在甚至不用靠近别人的前提下,就能让人们按照他的意愿行动。至于Damian。好吧,Bruce此刻非常感激上天,Damian还没有……长大,他还未掌握他所有的资源,目前还没有。


问题是——


在公共场合,在他们知道任何非蝙蝠家族的人看着他们或听着他们的时候——


他们表现良好。他们非常专业。他们异常严肃。他们务实高效,他们彬彬有礼。他们如同斯多葛学派的信徒一般坚忍自制。


一旦他们知道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时候——


他们立刻爆发,争吵、打赌、竞争,糟糕的双关语,恐怖的搭讪词,不妥当的笑话。Bruce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把他放在眼里,不再觉得应该在他面前表现良好,给他留下好印象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蝙蝠侠再也没有了威胁的力度,不能恐吓他的孩子们表现乖顺。他只知道,每过一天,他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种绝望的、愤怒的父亲。


那还是在他依然能够安安静静地看电视的时候,在他的任何一个孩子不会跑过来征用上述电视的时候。Bruce发誓,他所有的孩子都内置了感应雷达,他们知道他什么时候看电视,什么时候对着电脑却没用来工作,什么时候坐下来看本书,或者任何其他放松方式。因为他们就会来找他。他们一个一个凑过来,最后所有人都挤到一个房间里,拌嘴吵架,简单来说每个人都想占上风。


身边只有一两个孩子的话还没有那么糟糕。而且老天知道他其实有多高兴,他的孩子们大部分时候都能同住在同一屋檐下,并且相处融洽——


但是,他的孩子们是对人性的考验——


尤其是他们齐心合作对付共同的敌人,也就是的时候。


Tim对Clark羞涩一笑,Bruce知道等会儿他就会听到“你的孩子真乖巧,Tim真是个好孩子啊Bruce。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幸运”的话,或者类似于上述词句的变体。


而正好五分钟之后,Bruce就会发现Tim在他的办公室里,霸占了他的办公桌,偷走了他的咖啡,用着他的电脑,套着他的毛衣。Dick可能就睡在那间办公室的沙发上,Damian可能在角落里搭起自己的要塞,躲在后面读书或者画画。


Cassandra可能会盘腿坐在咖啡桌上冥想,除非她没有强迫Jason帮她涂指甲油。


 


 


 


Bruce不得不时常自省。如果他的五个孩子中有任何一人觉察到了他的弱点,他们就会对准弱点突然袭击,压榨所有能够利用的价值。他知道,他对此很有经验。


他的孩子们,在无聊的时候,在世界和平、对人类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,能够并且将会感觉到他开始放松。然后他们就会竭尽所能地折磨他,让他恢复咬牙切齿、头痛欲裂、疑神疑鬼的偏执症状态。


就像现在。


Damian现在——他的追踪器显示,他在一家男性脱衣舞俱乐部。Bruce非常确定——考虑到现在是星期四早晨,Damian应该在学校。


Jason在维多利亚的秘密商店。


Cassandra在Gotham小学。


Dick在WE。但这不可能是真的,因为Bruce就在WE。如果Dick的确身在这栋大楼的任何一个角落,他就会知道


而Tim的追踪器显示在大宅。Tim的追踪器信号显示,在过去一个小时内他在房子里徘徊,像尾巴一样跟着Alfred。走过厨房、图书室、几间不同的起居室,然后又回到厨房——接着在大约十五分钟之前,Tim的追踪器信号停在了大宅东翼二楼,就停在走廊正中,他来来回回转了三次,最后停止不动了。


Bruce打电话给Dick——没错,他的电脑上没有出现提示信息,告诉他在WE大楼内定位到Dick的手机。


“嘿,B。”Dick说。“什么事?”他的背景音里传来沉重的鼓点声。Bruce开始怀疑到底是谁和谁交换了,因为他本来是敢打赌在脱衣舞俱乐部的是Jason,而不是Dick。
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“确认Jason那边一个探子送来的情报。那么,什么事,B?”


“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,不要交换你们的追踪器?Jason在哪里?”


“维多利亚的秘密。”


真的?”


“Cass派他去跑腿给她买东西,而她自己在WE大楼屋顶上冥想。我觉得她一定是贿赂了Jason。”


Bruce克制自己的冲动。不要把脑袋从窗户伸出去,往上看


“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,不要再把Tim的追踪器放在Titus身上?”


Dick一会儿没说话——


“我们没把Tim的追踪器放在Titus身上。”


“Dick,Tim的追踪器显示他在房子里没头没脑地转了一个小时,然后过去二十分钟都停在走廊中央一动不动。”


Bruce。那是Tim好吗。那是他休假好吗。他就是这么休假的好吗。他就像一只小仓鼠,如果他没有像是跑死亡马拉松似的工作,他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干什么。”


没错。虽然很可悲,但Dick说的的确是事实。


“我还敢跟你打赌,他一定是停在了东翼的走廊里。一侧全是高挑窗户整个下午都能沐浴在阳光里的那条走廊,是不是?他可以躺下来,几个小时都完全不用动弹,而且能一直晒到太阳。”


Bruce捏了捏自己的鼻梁。


“我恐怕还是得检查一下。”


“好吧,反正他一整天都会呆在那里。你有充足的时间可以面对现实,接受吧,我们家排行老三的那个小红就是个渴睡症患者。”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 ( 60 )
  1. 烤焦魚Syrup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小倉鼠Tim.......(中彈身亡

© Tiberg | Powered by LOFTER